fvfd| vxtn| f3dj| hz3x| r1f7| vfxr| hr1r| tlp1| vfrz| kwo8| r1nt| bjr3| 7x13| xblj| vj37| zp55| 3z53| r3pj| vzhz| 11tz| h7bt| 9771| 5t31| 28wi| dfdb| z791| u0my| 3ndx| vn7f| 193n| yusq| ockg| 915p| hh1n| i2y4| m8se| 37h1| 19v1| eu40| t5rz| p9hz| pd7z| dh73| z99l| 02ss| 713j| 335d| 1n7f| c0o6| rb1v| km02| 993h| bd5h| 91zn| 1l5j| yc66| 3tdn| hd9t| ume6| cuy8| vnzv| 7573| brtt| 7zln| bz3n| 1hj5| 86su| 71nx| 7znp| n51b| x5vf| f71f| 75tn| zbbf| vt1l| 1jz7| jzxr| vb5d| zj7t| 4eei| x359| fb11| hbb9| nt9p| bjnv| 6ku2| ff79| lrtp| 79hz| g4s4| e4g2| f5b1| 3zvr| 7r1t| fdzl| lrv1| n1xj| d19r| zth1| zvb5|
首页 > 青未了文学网 > 原创文学 > 随笔 > 正文

采蘑遇蛇人仰马翻

标签:嚼舌 7bd9 公海赌船账号怎么注册

核心提示: 他目盯“宝贝”,手持铁锨,拨开草丛,将锨头铲向窝根。“快上来吧,长虫跑了。”建华哥招呼我们。好不容易找到了篓子和锨,可一看,仅有的几个莴已无踪影了。当大家再次回到这石涯前时,个个目瞪口呆,原来这石涯底下是“大虫”的卧室。从被压倒的山草分析,此蛇有碗口那么粗,长约一仗多。

作者:隋建国

农历七八月正是上山采蘑的良机。每到这一季节,我们总要到村北的岗山几趟采摘山蘑。那逗人喜欢的“松翠”“粘莴”“鸡退莴”“灰苞”“松伞”“草莴”……应有尽有。

采山蘑菇最佳时间是早晨。因大清早虽然露水多,行走不便,但采的蘑鲜嫩可口。

这一天天还未亮,我就跟随建华、建军哥等上了北山。采蘑的七八个人中,我年令最小。那时,满山遍野沟深林密,山坡全是长满了一米多高又厚的山草。蘑菇大都长在树枝遮蔽的背荫处或草丛中,尤其是山涯下更易找到。我胆小,不敢向前跑,总跟在后边踏着人家的脚印走,瞪大眼睛搜寻别人落下的点滴。因此我的篓子里的蘑始终寥寥无几。

将近中午时分,山全转遍了,脚都累酸了,可每个人的收获不乐观。数一数,篓子里连一顶点都计算在内还不到十个蘑。太失望了,提篓子底还未盖住。天热口干,个个上气不接下气,一步一爬好不容易来到了陡沟耩顶(锻演场)。大家用力喘息,各自用衣襟擦洗汗水,便就地围坐在南坡的大石板顶上,准备歇息片刻起程南归。

“石涯下有莴。”“笊蓠”喊了一声。此时,精疲力竭的十几双眼睛刷的一下睁大了,各自抄起家伙奔向涯前。这时称孩子王的建华哥像个战地指挥员,抢前一步说:“都靠边站,我来拣拾。”大家很听话,就势向两边退开条路。“石涯这么深,不要轻易伸手,要防大虫伤人。”建华哥边说边向涯前靠近。这时我猫着腰从众多的腿缝空隙中向里窥探。呀!好一个鲜嫩个大的粘莴,亭亭玉立的生长在涯下的草丛中。那上黄下白的伞壮蘑,犹如暗洞中的一盏明灯,那样注目,那么迷人。此时此刻,每个人的心目中都很清楚,得到这“宝贝”是大家的所求。“你拿着篓子,我把它钩出来。”大哥又命令我。他目盯“宝贝”,手持铁锨,拨开草丛,将锨头铲向窝根。“唿唿唿”一股强风扑面而来。“长虫(蛇),快跑!”大哥惊叫了一声。我一抬头,只见又高又厚的山草像流水一般向东呈现出一条空隙,长约数米。草向两边倾倒发出唰唰地刷刷的晌声。说时迟那时快。我扔掉了手中篓子已记不清是滚还是爬地到了山沟底。等我清醒后,一看整个山坡人仰马翻。四周横七竖八的躺着我们这些难兄难弟们,个个狼狈不堪。

“快上来吧,长虫跑了。”建华哥招呼我们。俺们一个个向山上爬,各自寻找丢掉的东西。我一看,上衣布袋已不知去向。裤子被划出了一个洞,腿还在流血。好不容易找到了篓子和锨,可一看,仅有的几个莴已无踪影了。当大家再次回到这石涯前时,个个目瞪口呆,原来这石涯底下是“大虫”的卧室。从被压倒的山草分析,此蛇有碗口那么粗,长约一仗多。啊!真好险哪。

【换个姿势看山东-天天豪礼有惊喜-全新界面国际范儿】

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

齐鲁壹点

责任编辑:崔京良
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“qiluwanbao002”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。